武汉聚缘试管助孕网

咨询电话:189-8621-6789

您的位置:主页 > 成功案例 >

卵巢储备功能减退发生不孕应尽早进行试管婴儿助孕

随着高龄化社会状况的逼近,女性生育年龄的延迟,越来越多的女性被诊断为“卵巢功能减退”。国际上给出的学名是“卵巢储备功能减退(DOR)”,并提出基于证据的定义和诊断标准。我们应该更科学地认识它,提醒女性注意自己卵巢的年龄和功能。

随着首例试管婴儿的诞生,辅助生殖技术(ART)在中国已经开展了30周年。辅助技术不断进步,成功率显著提高,但是卵巢储备功能仍然是影响体外受精-胚胎移植成功率的主要因素之一。

什么是卵巢储备功能减退?

那么卵巢储备功能究竟是什么呢?卵巢储备不好又意味着什么呢?卵巢储备主要指卵巢内储存的原始卵泡数量,也可和质量相关, 是保证女性获得成功妊娠的基础。卵巢内存留的可募集的卵泡数目减少,卵子储备下降,表现为早卵泡期的血清卵泡刺激素(FSH)>10U/L或两侧卵巢窦卵泡数(AFC)≤5~7,称为卵巢储备功能下降(DOR)。患者出现月经稀少、经期缩短、生育能力下降甚至闭经,进一步可发展为卵巢衰竭,这也是导致高龄妇女不孕的重要病因之一。

为什么会得DOR?

DOR通常也指因年龄增加的一种生理性卵巢储备下降,对40岁前出现的DOR发病机制目前尚不清楚。最近有文献指出,DOR发病的危险因素包括晚生育年龄(>35岁)、早绝经家族史、染色体异常、FMR1基因前突变携带者、有卵巢损伤性病史(如子宫内膜异位症、盆腔炎症等)或手术史、放化疗史、抽烟嗜好、环境与心理因素等。2015年美国ACOG新定的“卵巢储备检测”临床实践指南中指出:有生育要求的年龄>35岁且半年内未孕女性,是DOR的高危人群,有必要进行积极的卵巢功能检测以及干预措施。有研究表明,DOR在女性人群中发病率约为10%。近年来,中国DOR的发病率有上升的趋势,且发病年龄趋于年轻化。

大量研究表明,DOR患者接受ART治疗时卵巢低反应性、周期取消率高、促排卵药物用量增加、获卵数少、临床妊娠率和周期活产率较低, 且流产率高,增加了患者经济与心理负担。故如何有效提高DOR患者的生殖结局,采取合理的助孕方案是辅助生殖试管婴儿领域的一大难题。

卵巢储备功能检测

临床中有多种指标用于评估卵巢的储备功能,常用的包括年龄、基础、雌二醇、窦卵泡数目。。但近年来大量的研究发现,抗苗勒管激素(AMH)较传统的指标能更准确的评估卵巢的储备,预测卵巢对促性腺激素的反应性,甚至发现卵泡合成AMH的能力与卵子和胚胎的质量相关。

但是大量的研究也提示,AMH并不能预测活产率,而只能预测卵巢反应。因此不要迷信用AMH来判断成功率,当然高AMH伴有较多卵子数,成功概率会高一点,也不要因为AMH低而放弃助孕的尝试。

被诊断为DOR该怎么办?

DOR患者要注意补充维生素D,防治由于雌激素水平低下导致的骨质疏松症。国外多次报道DOR患者在IVF时辅助应用脱氢表雄酮(DHEA)相关研究,推测对DOR患者补充DHEA能一定程度上改善卵巢反应,增加促排卵的卵泡募集,提高IVF的临床妊娠率。动物实验的研究结果也证明了雄激素在促进卵泡发育,提高DOR排卵率的作用。

研究表明,DOR患者在月经异常、精神心理状态差、吸烟、染发及睡眠不足者中比例显著增高,并且合并免疫系统疾病的比例也高,提示我们应该改变不良生活习惯,加强体育锻炼,缓解精神压力,保持愉悦的心情,积极治疗免疫性疾病,可能会缓解或者降低卵巢功能衰竭的发生率。

在DOR早期,至少有5~10的患者能够自行妊娠的,我们应该鼓励这些患者积极试孕,千万不要因为害怕流产,害怕宫外孕而长期避孕。如果伴有男性因素、输卵管因素、或不明原因不孕,尽早进行试管婴儿助孕,和卵巢衰老的时间赛跑。